当前位置: 主页 > 石料皮带机 >

1930年袁文才、王佐死后其妻过得如何?30多年后毛主席亲自接见

发布日期:2022-06-16 15:47   来源:未知   阅读:

  俗语云:“绿林多豪客”,地处湘赣边界的井冈山被称为“中国革命的摇篮”,但在毛主席带领工农革命军上山之前,这座山上有两个“山大王”——袁文才、王佐。

  在袁文才和王佐的帮助下井冈山上建立起了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而在毛主席的帮助下,袁、王和他们的部队都积极投身革命。

  不幸发生在1930年2月,袁文才、王佐被错杀,他们死后,他们的家人经历了重重磨难,到新中国成立后才过上了安稳的生活,他们的子女后代今何在?

  谢梅香得知丈夫被杀的消息时她人还在老家马源村,那年她刚满30岁,丈夫袁文才比她大3岁。

  1930年2月23日凌晨5时,33岁的袁文才在永新县被打死于床上,给妻子留下的是5张嗷嗷待哺的嘴——大女儿袁长妹不到9岁,二女儿和小女儿分别是7岁和1岁,还有两个男孩,大儿子袁耀烈仅有5岁,而小儿子在逃难中夭折,之后二女儿也去世了。

  晴天霹雳砍向了这个质朴的农家妇人,她与袁文才是在1919年完婚的,结婚那年19岁的谢梅香是中药铺家的大女儿,家境不错。

  家里的田和山都是雇人耕种,而袁家自袁父起家道中落,人丁单薄,袁文才是袁家这支脉唯一的香火,并且在谢梅香之前袁文才已经娶过一次妻,不幸新婚刚过妻子就被恶霸儿子强占了。

  谢梅香没有计较袁文才已经结过一次婚,也没有嫌弃贫寒单薄的袁家,来到袁家后事事她都亲自操持,并且为袁家添了三男二女,将自己全部都奉献给了这个家。

  袁文才上山参加“马刀队”,导致家被抄、哥被抓、母惨死,谢梅香又带着女儿随袁文才上山入绿林。

  十年婚姻兵荒马乱了那么多年,饥贫苦难尝了一个遍,青春少艾就结发相伴的夫妻,谁会没想过白头偕老呢?

  谢梅香看中的就是这个男人能干有志气,可她哪能预料到,生逢乱世,有志气和能干成了这个男人无法再活下去的缘由……

  突闻噩耗,五雷轰顶,谢梅香昏了过去。家里、孩子、生计,太多太多的重担一夜之间全压在了谢梅香的身上。

  但她醒来第一个想法不是未来怎么活,而是要为丈夫袁文才讨一个公道,她要去找红军,要去找毛委员。

  毛委员来过他们家好多次,她给毛委员做过长衫、裤子,还衲过鞋,还有还有,当初毛委员腿受伤,还是她想出法子用竹椅作轿,把毛委员接到井冈山茅坪来的。

  还有贺子珍,毛委员和贺妹妹是在袁文才的张罗下成婚的,他们都了解袁文才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结果、就这么把人杀了,她不接受!

  一问,毛委员下山了,就是趁着毛委员不在,那些人才动手的,而且那些人还预备对袁家无辜的妇孺下手,以斩草除根。

  谢梅香只好带着一家人逃,前躲反动派的追杀,后躲走极“左”路线的湘赣边界特委,住过山洞、吃过野果、喝过雨水,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三年,走到绝境。

  再这样下去恐怕谁也活不了,于是没了父亲的女孩子们只好早早去做别人家的媳妇,谢梅香含泪把两个女儿送人做童养媳。

  只要是还有一丁点儿活路,这个母亲都不会想出这样痛心的办法。她也是想过改嫁的,改嫁了家里就有个男人撑起来,总比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强。

  但由于袁文才是单传,所以袁家的族人极力反对谢梅香改嫁,认为一旦她改嫁了儿子就不是袁家人了,不得已,谢梅香只好招男上门,与袁文才原部下肖开福结婚。

  为了给袁家保留最后的血脉,谢梅香与肖开福带着儿子袁耀烈隐姓埋名,东躲西藏。

  1942年他们搬到了茅坪村,租地种田又借债,就是为了让儿子能念书,与母亲相依为命的袁耀烈深知家庭的不幸、母亲的艰苦。

  在当地有名的宁冈中学上到初中,而谢梅香与肖开福也有了一子一女,儿子取了两个名字,一个随父姓叫肖长隆,一个随袁家姓叫袁耀厚。

  袁文才就这么死了,与他做了十年夫妻的谢梅香心中是又苦又痛,她能做的就是帮袁家留住血脉,为此她已经付出了太多,连女儿们都忍痛送出去了,但她还有很多冤屈抑郁在胸。

  她觉得不能让袁文才就这么背着污点死了,于是冒着生命危险,谢梅香将毛委员送给袁文才的皮革裹腿,还有袁文才的三张照片悄悄地保藏起来。

  这个淳朴又坚韧的女人觉得,有一天会给袁文才平反的,而这些都会是证物,至少能证明这个人存在过。

  1930年2月23日凌晨五时,睡在袁文才不远处的王佐突然听见枪响,向来警觉的王佐立即爬起,冲到马厩去上马快走,行到禾水河。

  哪知河上的浮桥已被拆除,王佐和随从们连人带马翻下河去,王佐拼命地往岸边游,就在他快要上岸之时,突然有战士钻出来,问他口令。

  王佐虽然心中直到有祸,但想不到是要杀人灭口,不知道口令的他只能老实报上自己的名字,话音刚落,一排子弹扫向了王佐。

  王佐的血水染红潭水的时候,王家的堂屋里还坐着两个女人,带着一男一女的俩小孩,日也盼夜也盼地等着他回家。

  王佐有两门妻子,先进门的结发妻是兰喜莲,后进门的是罗夏英,儿子王寿生是兰喜莲所生,女儿王宝莲是罗夏英所生。

  王佐逃回来的一个警卫员把她丈夫已经被杀的消息告诉了兰喜莲,还说王佐前一日就疑心重重,于是与袁文才换了房间,所以原本最先被杀的应该是会武功的王佐,哪知后来竟然是毫无防备的袁文才。

  其中种种细想起来实在恐怖,兰喜莲在家坐立难安,这时又收到信,说那些人要将王家赶尽杀绝,于是王佐的哥哥王云隆便擅自带着家产和家人去投奔肖家璧。

  虽然兰喜莲看上去还有人可以依靠,比袁文才之妻谢梅香强些,但可惜王佐这个哥哥实在不是个良人,从前就很爱抽大烟,是被毛委员和弟弟王佐训了之后才断掉的,如今王佐死了,他不仅又开始抽大烟,而且心里打起了算盘。

  罗夏英是井冈山绿林首领之一罗冬生的亲妹妹,所以罗夏英在王家的地位比发妻兰喜莲还要高些,罗夏英在王佐死后不久便带着女儿改嫁了,而无依无靠的兰喜莲只能带着儿子跟着王家讨日子。

  王云隆便让守寡的弟媳为他家种菜做饭,当保姆使,更心狠的是不让侄子王寿生读书,生怕王寿生与自家儿子争家产,就让王寿生去放牛养马。

  因为王云隆去投靠了杀人如麻的肖家璧,所以寄人篱下的兰喜莲别说为夫讨回公道,她一个寡妇自已能活下去就很不容易了,还有儿子呢,但日子越是艰苦,人越是苦会想起从前种种美好。

  那年毛委员上山,他送了王佐一批好枪,王佐高兴极了邀毛委员来自己的大本营茨坪。

  部队来时,王佐忙前忙后欢欣得很,逢人就夸赞毛委员有学问,听他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毛委员送他装备、帮他改装部队、还除掉了他多年的宿敌,兰喜莲看毛委员又黑又瘦,身体不好,就炖了鸡送过去……

  让两位嫂子念着的毛委员并没有忘记她们和她们的丈夫,只是在袁文才、王佐被错杀不久,自1931年赣南会议后至1934年长征开启,毛委员也正在经历着相当长的一段被排挤、被打压的孤苦日子。

  由于“左”倾思想大行其道,从苏联回来的王明登上了中共领导的地位,他被排除在红军领导团队之外,一段时间内甚至没有任何工作可以去做。

  博古和李德甚至想过把他送到苏联去或者是不让他参加长征,眼见内忧外患重重,自己却只能隔岸观火,这是何等的痛苦。

  毛在赣南得知袁文才和王佐被杀,十分震惊,说“这两个人杀错了”,当年上山,要无袁、王二人允准,根本不可能落脚。

  这不仅仅是痛失了两个对红军革命根据地营建有不可磨灭功劳的两位朋友,袁文才、王佐被错杀还导致袁文才、王佐部队被灭,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这片革命的摇篮丧失。

  历尽艰险,走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毛主席始终对井冈山二雄袁文才、王佐念念不忘,他曾对前来采访的美国记者说:“这两个人虽然过去当过土匪,可是率领部队投身于革命,准备向反动派作战。我在井冈山期间,他们始终是的人,是执行党的命令的。”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为了这一天,无数人抛头颅、洒热血,当然也包括被错杀的袁文才、王佐,在毛主席的特批下,袁文才的儿子袁耀烈和王佐的儿子王寿生来到了北京。

  他们能亲眼看到广场上红旗飘扬,人民脸庞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父辈的在天之灵也得到了告慰。

  解放之后,袁文才、王佐平反,袁家和王家受到了很多照顾。建国之初,国家就给钱帮谢梅香的破屋子换了新房,还每月有补贴。

  儿子袁耀烈在北京参加开国大典回来后,县里给他安排到宁钢第四区任文书,之后又当上副区长、劳动人事局局长。

  他的两个儿子都参军入伍,转业后后一个在井冈山科委工作,一个在吉安工商局工作;谢梅香与肖福开的儿子参军当上了干部,女儿在家务农。

  平反之后,之前为了讨生活送出去当童养媳的两个女儿也回家来认亲了,大女儿九十岁左右时井冈山市给她盖了新房,小女儿也是高寿。

  王佐的妻子兰喜莲以烈士遗孀的身份住进了井冈山光荣敬老院,活到八十岁,儿子王寿生因为耽误了上学,所以一直在林场当护林员,他过世后妻子每月还领到了国家发放的抚养费。

  他的儿子也在林场当农工,奶奶兰喜莲去世前曾拜托县里,说儿子王寿生年纪大了,希望组织能给孙子安排个工作。

  于是王佐的大孙子王生茂被安排到了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工作,退休前已经是井冈山毛主席故居管理处主任。

  小孙子王圣茂曾随奶奶在1965年时见过毛主席,初中毕业后成为了一名小学老师。大孙子有五男一女共六个孩子,小孙子有二子一女,王家的后代们全都参加工作,组建了家庭。

  1965年毛主席重上井冈山,他说:“我老了,经常梦到井冈山。很想去看看……”

  阔别三十多年,终于回到魂牵梦萦的革命摇篮,感慨万千,当年的星星之火真的燃烧了整块中国热土。兰喜莲和谢梅香是突然被通知去井冈山宾馆的,来的人说中央首长要见你们,连夜赶到井冈山管理局后才知道是毛主席要见他们。她们又惊又喜,问:“毛主席还记得我们?”

  到井冈山宾馆后她们见到了不少烈士家属,毛主席把大家召集在一起,每一位握了握手,并拍了个大合影,对于谢梅香和兰喜莲来说,那时做梦都想不到的一天。

  革命的前途是永恒的、光明的,可路途却需要走过孤寂、黑暗和崎岖,袁文才、王佐是被错杀牺牲的,还有无数的烈士,流血、牺牲、冤屈、隐姓埋名……

  革命不只是一个人坚持就能完成的,袁、王被错杀后,他们的妻儿子女、他们的同伴战友,以及毛主席,都仍在咬牙坚持,就像毛主席三十多年后重上井冈山所写的:“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ab胶多久才完全固化(504ab胶几分钟能干)

  • 上一篇:立足产业优势 勇立科技前沿
  • 下一篇:没有了